2015年4月10日星期五

回忆陈云同志的一些讲话(回忆人何占春)

                                                  回忆陈云同志的一些讲话(回忆人何占春)
     
                      
                                                                         何占春


        陈云同志是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中唯一亲见过鲁迅先生的中央首长。他曾多次高度评价鲁迅先生,他说:“鲁迅先生是伟大的文学家,也是伟大的思想家,更是伟大的革命家。鲁迅先生的一生是探索的一生,也是战斗的一生,更是奉献的一生。鲁迅先生个性极强,最痛恨奴颜媚骨的人。他追求真理,敢说真话,无私无畏,拥有着与众不同的宝贵的‘硬骨头精神’。”
        “当年鲁迅先生怀着‘医学救国’的梦想,去日本留学。在日本求学期间,鲁迅先生逐渐意识到医治国人‘精神上的麻木不仁’比医治国人‘身体上的病痛疾患’更为重要。于是鲁迅先生决定弃医从文,毅然决然地走上了‘文学救国’的道路。鲁迅先生用他的文章他的笔来医治‘病态的社会’。对敌人而言,他的文章他的笔是‘匕首投枪’。我们要向鲁迅先生学习, 绝不能一味地崇洋媚外,出卖人格,丧失尊严。”
        陈云同志曾经多次说:“鲁迅先生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先驱之一。‘五四’新文化运动提倡‘德先生’(民主)和‘赛先生’(科学),这两位‘先生’都是好先生。他俩都是我们中国人民永远的好老师。”
        陈云同志酷爱鲁迅的文章,也爱看陈独秀、胡适等人的文章。
        陈云同志曾经多次说:“鲁迅先生的怀疑精神和批判精神永不过时。鲁迅先生是中华民族的‘民族魂’。”
        陈云同志也很欣赏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诗风和人品。陈云同志曾经说:“白居易的诗通俗易懂,妇孺皆知,雅俗共赏,脍炙人口。白居易忧国忧民,具有现实主义的精神。白居易很像鲁迅先生,他是‘唐代的鲁迅’。”
        陈云同志对唐诗宋词,在广度和深度上,均狠下功夫,进行过研究。陈云同志曾多次说:“在文化领域我们要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为官者要像白居易那样‘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出自范仲淹的《岳阳楼记》)领导干部要居安思危,未雨绸缪。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刊登题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特约评论员文章。当日,新华社转发了这篇文章。文章论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实践第一的观点,正确地指出任何理论都要接受实践的检验。
        陈云同志曾经多次说:“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不应成为僵死不变,深奥难懂,晦涩抽象的教条。我们要活学活用。我们要学习马克思‘勇于创新,精益求精’的精神。我们要本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态度,尊重实践,尊重群众,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唯有这样,人类社会才能一步一步,逐步地由‘必然王国’(哲学名词)走向‘自由王国’( 哲学名词)。”
        陈云同志曾多次说:“公务员要天下为公,秉公尽责,艰苦奋斗,清廉为政。领导干部要始终坚持‘反腐倡廉清贫观’。”陈云同志曾多次高度评价《可爱的中国》作者方志敏烈士“从善如流,嫉恶如仇”的精神。
        陈云同志曾经多次说:“为官者要奉公守法,廉洁自律。做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当年国民党之所以失去中国大陆的执政权,就是因为太贪腐!当年贪腐的国民党不得人心,失去民意。人民反对国民党,所以人民支持共产党,拥护解放军。当年蒋经国在上海反贪腐不可谓不尽心尽力,但终因来自四大家族(蒋、宋、孔、陈)的重重阻力以失败告终。当年如果蒋经国能排除万难,将反贪腐进行到底,或许国民党也就不会败退台湾。正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人民永远是胜利者,我们千万不能步当年国民党的后尘。”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彭真同志主持制定了我国第一部刑法等一系列法律。这标志着中国由人治向法制过渡的开始,具有划时代意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等法律不应只是白纸黑字、一纸空文,所有的法律条文都必须得到贯彻执行。”
   
       “我们既要防止文革时期毛主席‘砸烂公检法’的严重错误;也要防止改革开放新时期一小撮别有用心的贪官污吏‘操纵公检法’,非法拘禁,刑讯逼供,滥用职权,假公济私,中饱私囊,贪赃枉法,打击报复,迫害忠良!”
   
      “上海是全国的经济中心。上海的反贪腐成功与否,关系到全国各地的改革开放能否深化。”
   
      “如果说执政党是‘舟’,那么人民就是‘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人民是水是萧何。人心向背关乎我党的生死存亡,国家的长治久安。领导干部要切记,千万不能成为人民群众的对立面。文革时期的打砸抢烧,杀人放火,无法无天的无序场面今后千万不能再发生了。”
   
      “反贪腐是人民的基本需求之一。拼命追求价格,忽视价值的经济是不可能持久的。蓝天、白云、青山、碧水、绿地,这些大自然无私的馈赠绝不能毁在我们手上。我们不能一味地追求少数人的经济利益,牺牲掉整个社会的公平正义,牺牲掉人民群众的幸福尊严。对于贪腐分子我们要坚决惩处,严厉打击,绝不能怕得罪人,绝不能心慈手软。要办大案要案,要抓大放小,常抓不懈。有党性的党员干部要抱着丢官掉脑袋的决心和毅力与贪腐分子进行殊死搏斗!”
   
       “西方社会有一个衡量贫富差距的指标叫基尼系数。我们也要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与西方发达国家比一比基尼系数。我(陈云)个人认为我国的基尼系数控制在0.25至0.35这个区间内比较合理。太高的话,社会一定会动荡。我们必须切实有效地防止两极分化。统计部门可以统计一下基尼系数,但绝不能造假。”
   
       “先富的人与未富的人是债务人与债权人的关系。如果先富的人不愿主动真诚地带动未富的人实现共同富裕,那么先富的人就不可能再上一个台阶,很可能会下几个台阶,甚至摔伤跌残,丢掉性命,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
   
       “扶贫是义务,更是责任。民不富则国不强,富民方能强国。扶贫绝不是少数人的权力或权利。与人民为敌的贪腐分子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得人心者得天下。历史终究是人民书写的。”
      
        陈云同志曾多次说:“党内要是像乔石同志和宋平同志这样有党性的忠诚卫士再多些就好了。”
   
       “我们要成千上万地培养提拔德才兼备的中青年干部。“德”是第一位的;“才”是第二位的。“德”的第一要素是“清廉”。缺德失德的贪官污吏无论他们有多大的才能,他们也只能在监狱里面施展他们的才能。监狱外面的世界不欢迎他们。”
    
        陈云同志也寄希望于青年一代,他经常说:“青年一代要敢讲真话,勇于行动;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青年一代要用行动,用生命谱写一曲复兴中华的赞歌。前无古人的伟大实践,中华复兴的历史征程都需要青年一代去完成。”
     
        陈云同志喜欢吃香蕉、苹果、青菜、胡萝卜,平时以素食为主。他坚决反对领导干部盗用公款,大吃大喝。他也坚决反对餐餐山珍海味,顿顿熊掌鱼翅的奢靡作风。


备忘:今年(2015)是陈云同志诞辰110周年,逝世20周年。今天(2015年4月10日)是陈云同志逝世纪念日。我(何健)已故的祖父何占春生前委托我(何健)代表他,争取将此文在中国内地相关刊物上正式发表,未果。今天(2015年4月10日)在何健新浪博客上首发,并在何健谷歌博客进行备份,谨以此文纪念老首长。

2015年4月8日星期三

第二次无偿献血




 
        今年(2015)是耀邦同志诞辰100周年,也是陈云同志诞辰110周年。为了向这两位民主前辈致敬,我()于2015年4月1日下午,去甘肃省红十字血液中心,无偿献血400毫升。
 
        上面展示的是我()的第二本无偿献血证。据甘肃省红十字血液中心的小护士说:目前ta们的电脑系统还没有全国联网,所以不能在广州血液中心颁发给我()的无偿献血证(第一次无偿献血)上盖章。看来我()今后每到一地,就会多一本无偿献血证了。真的期待中国内地血液机构能够早日实现全国联网。
 
        今早(2015年4月8日)甘肃省红十字血液中心发短信通知我():【献血服务】感谢您捐血救人!您2015年4月1日献血检测合格,您的爱心将为急需输血的患者点燃健康和生命的希望!
 
        我()有一个献血梦,就是当我()人生走到尽头的时候,我()可以自豪地说:“我的献血总量已经超越了英九总统。”这个梦还是比较容易能够实现的。首先,我()要坚持献血。其次,我(何健)要活得比英九总统久。第三,我()要积极参与到中国内地《献血法》的升级之中,和全体中国内地活跃献血人士共同努力,争取早日取消中国内地献血的年龄上限,缩短中国内地献血的采集间隔,提高中国内地献血的单次上限。
 
        将献血进行到底!

2015年3月11日星期三

关于何健父亲何小明的生日(微信朋友圈2015年1月11日首发)


我()于2015年1月11日傍晚时分,第一次漫步在河面上(天津海河冰冻的河面)。

64年前的今天(1951年1月11日)父亲(小明)出生于上海市徐汇区。在我()父亲眼里,我()是一个失败的儿子,但我()此时此刻想对父亲(小明)说:“小明(我家全家三人之间多年来一直都是直呼姓名,比较西式),我()正在从小小的失败,走向中中的失败,必将逆转胜,走向大大的成功!36岁时的毛泽东(姓“毛”,名“泽东”,字“润之”)还没有开始长征,还没有成为蒋中正(姓“蒋”,名“中正”,字“介石”)眼里的匪首。你(小明)现在只是一个失败的父亲,但你(小明)必将因为你儿子()的成功,最终成为一位成功的父亲。未来对你儿子()感兴趣的地球人里,每一万人中会有一百人搜索你(小明)的姓名,会有一人搜索到你(小明)的生日。虽然你(小明)不可能从你儿子()未来的成功中捞取到一分钱私利,但当有一百万人搜索到你(小明)的生日的那时那刻,你(小明)已经获得了最好的回报,或许那时那刻你(小明)已不在人世。”

我父亲(小明)跟绝大多数中国内地男人一样“很傻很老实”,因为他(小明)继承了我已故的祖父(占春)最纯正的“很傻很老实”基因。也不能说“很傻很老实”基因是劣等基因,至少该基因在计划经济时代还算优质。但是,计划赶不上,“很傻很老实”基因早已无法适应市场经济时代的冲击,早已被边缘化了。好在我()虽然也继承了我已故的祖父(占春)“很傻很老实”基因,但在我()三个本命年内我()幸运地发生了基因突变。“边缘包围中央”对于绝大多数中国内地人而言是痴人说梦,可是既然习近平主席号召全体中国人做梦,我()想一年一次“”应该不会被判非法吧!当然离我()下一次“”还有半年左右的时间,我()并非一位总爱做梦的中国人。

期待在不远的未来,上海黄浦江也能冰冻起来。那时我们上海人也能从外滩,纵身一跃至黄浦江面,像天津人那样,自信地走在冰面上。

(本文相关内容于2015年1月11日在何健微信朋友圈首发,并于两个月后的2015年3月11日,经何健整合后,在何健谷歌博客发表)